扶贫队长扶贫队长(十二)_亳州文苑_涡水流韵_亳州新闻网 - 凯旋门娱乐手机版 
LOGO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亳州文苑 > 正文

凯旋门娱乐手机版

2019-05-13 09:52 我要评论(0)

核心提示:马大海望着冯丽娟远去的背影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之后,马大海驱车到宿州花鸟虫鱼市场,买来一对个大体胖的蚰子,连同老骨头弄来的干净豆叶,一并送给了洪老爷子,这为后话。他要求留下王忠民,他马大海需要他,马大洼村需要他,马大洼村的六千多名村民也需要他。马大海带着老骨头,集合队伍,枕戈待旦。

(上接5月8日13版)

马大海走进内室,轻轻喊道:丽娟,早饭买来了,起来吃饭吧。

冯丽娟洗漱完毕,坐在餐桌前,眼角的红丝依稀可见。豆浆冒着热气,油条散发着香气,杂粮包精致,秀色可餐。

冯丽娟埋头用餐,漆黑的秀发遮盖了半张脸。

多吃点,这阵子辛苦你了。马大海缓缓地说,我也太忙了,有些事是我不对。马大海说的辛苦,不仅指冯丽娟工作辛苦,还有对父亲照料的劳累。有些事,自然是指那次醉酒,自己干出的蠢事,接着下乡扶贫,把整个家都交给了她。马大海祈望得到冯丽娟的谅解,甚至辩解。哪怕批评几句,或者捶几拳,只要能够解气,马大海的心也就宽了。而冯丽娟没说一句话儿,仿佛一切的语言,此时都是多余的,仿佛她只沉浸在那个早晨的美好时光里。

冯丽娟吃过早饭,匆匆忙忙赶往学校,那天全校会考,作为主监考,她必须先到一步。

一切如常,并没有什么大事要事发生,更没有什么俗事恶事来临。马大海望着冯丽娟远去的背影,长长出了一口气。

他并不曾预料到,太多的事情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

尽管联合调查组在马大洼村,一天一道“谕旨”,一小时一个电话,马大海还是不急不躁,他开始着手处理第二件大事。

他赶到了派出所。

派出所田所长的霸道,在全镇也是出了名的。那时,小田刚从县局政工室下来任派出所所长,不到三十岁。俗话说,嘴上没毛,办事不牢。镇里的小混混们根本没把他这个毛蛋孩子放在眼里,该吃吃,该喝喝,该赌赌,该打打,全镇上下被他们搅得乌烟瘴气。新官上任三把火,田所长的火不是猛火烈火,是文火慢火,打蛇打七寸,擒贼先擒王,好吧,无论是谁,该抓的抓,该进的进,该判的判。三把火烧过后,着实令人瞠目结舌,乖乖,这小子真有两把刷子。

田所长接待了马大海。

马大海没有怨言,没有怒气,笑哈哈地说,田所,我是为老骨头而来的。他的错都是我的错,是我指使他逮的蚰子,失去的损失由我马大海负责赔偿。

田所长放下一脸的阴沉,带他见到了老骨头。

马大海听说,这个小田吃软不吃硬,试之,果然。加之,老骨头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,教育教育就行了,没有必要关进牢房。

老骨头看到马大海,立马哭了起来,像无助的孩子,马大海跑上两步,一把抱住了筛糠似的他。

马大海领老骨头洗了澡,理了发,美美地吃了一餐,风风光光地踏上了马大洼村的土地。

老骨头告诉马大海,现在的田野里已经没有了蚰子。农药化肥,机械耕作,生态水土,今非昔比。

马大海回答,马叔,蚰子的事,您老就别费心了,我自有办法。只是再麻烦您老,帮我搞一些干净的豆叶就行了。

老骨头连连点头,好像要把自己的那颗脑袋点下来。

之后,马大海驱车到宿州花鸟虫鱼市场,买来一对个大体胖的蚰子,连同老骨头弄来的干净豆叶,一并送给了洪老爷子,这为后话。

最后,马大海求见县联合调查组,进行正面交锋。

村部的会议室里,四个白炽灯全部打开。室外的夜色,空蒙辽阔,偶尔的几声犬吠,交错回应。

马大海的对面,坐着三个神色威严的人。问话采取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。

你叫什么名字?性别?年龄?身份?职务?

马大海,男,三十六岁,中共党员,县地税局公务员,下派马大洼村任。

王忠民的小舅子你认识吗?

认识。

他家的情况你了解吗?

了解。

他违反了国家扶贫政策,骗取国家优惠,你清楚吗?

马大海这次没有正面回答。他向调查组汇报了王忠民小舅子的情况。这个人是个不务正业的家伙,媳妇四年前跟人跑了,撇下两个上小学的孩子,平时好吃好喝好赌。为此,作为他的姐夫,当然也是我们马大洼村的支部书记,王忠民已经尽了全力,仍然无能为力。为了家庭和谐,他去年出资买了一台收割机,让小舅子使用,农忙时,按天计资。一个季节下来,吃喝刨除掉,也能剩下万儿八千的。钱到手后,手痒心痒,进城赌博,一夜就血本无归。

问话的人听得不耐烦,敲着桌子再问,他是否符合贫困户的政策?

马大海响亮地回答,符合!如不符合,拿我是问。本人马大海,马大洼村的第一任扶贫队长,愿以党性担保。

签字,画押。

东方露白,枝头鸟鸣,又一个早晨来临了,调查告一段落。

王忠民已向镇里打了报告,要求辞去马大洼村支部书记职务。天大亮,马大海赶到镇里,见到党委书记刘光明。他要求留下王忠民,他马大海需要他,马大洼村需要他,马大洼村的六千多名村民也需要他。

闲置土地的置换工作一直在继续。秋后,各村民小组先回收闲置土地的租赁权,再交由村委。小田并大田,并来并去,在大王庄东临省道415线,西接县道蒙马路,南依涡河,北靠马大洼村部,一块二十八亩的大块田横空出世。

村民小组的担心和顾虑,以协议的方式达成一致。粮补资金归各小组所有,年终根据各小组土地指标,按亩分。王忠民代表马大洼党支部,与各村组组长签字画押,即日起生效。

为了这纸协议,王忠民书记做了大量的工作。他东奔西走,走南串北,一家一户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。打亲情牌,算经济账,摆事实,讲道理,一块田计划才得以实现。

马大海心里明镜一样,没有王忠民,他的计划是很难实现的。极力留住王忠民,是非常正确的,也是非常必要的。

县地税局三万元的帮扶资金,上个星期到账。县农委派来的两名农业专家型的技术人员,对建设蔬菜大棚工作进行现场指导,并且提出科学合理的立体种植。后续的奖补资金及优惠政策,由县农委陆续落实到位。

一场轰轰烈烈的扶贫攻坚战斗准备就绪。号角吹响,万事俱备,东风刮起,只欠西风。

马大海带着老骨头,集合队伍,枕戈待旦。可是,问题就出在这支队伍上,那一刻,马大海的脑袋突然大了。(韦如辉) (未完待续)

Tags:马大海 王忠民 老骨头

责任编辑:支苗苗

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高兴
    高兴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奈
    无奈
  • 谎言
    谎言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参与

网友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